專訪林亮君競選團隊設計師盧翊軒「跟頻率相同的人在一起,就不怕因為工作的流程讓你的才華打折。」

時代力量候選人林亮君成功當選為中山/大同區的市議員,不僅為台北市議會帶來新氣象,她的競選設計也在這次選舉中格外出眾。這次 TRD 訪問到其競選團隊的設計師盧翊軒,請他分享在這次競選設計中,覺得自己扮演什麼樣的角色,以及他思考一個好的設計師,如何與業主合作的。

專訪林亮君競選團隊設計師盧翊軒「跟頻率相同的人在一起,就不怕因為工作的流程讓你的才華打折。」

時代力量候選人林亮君成功當選為中山/大同區的市議員,不僅為台北市議會帶來新氣象,她的競選設計也在這次選舉中格外出眾。這次 TRD 訪問到其競選團隊的設計師盧翊軒,請他分享在這次競選設計中,覺得自己扮演什麼樣的角色,以及他思考一個好的設計師,如何與業主合作的。

台灣邁入 2019 年,Taiwan ReDesign 將統整去年(2018)設計界發生的數個大事件,並邀請其幕後人物,針對「設計與社會溝通」來與我們深談,提供社會看待設計的全新思維。
TRD:首先想請你分享這次是怎麼和林亮君競選團隊展開合作的?
盧翊軒:競選團隊其實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封閉的工作,因為會有保密的問題,所以基本上,會進到一個團隊就代表一定程度的認同。我覺得邀請我加入的人和我對政治的看法很像,我們原本就都是音樂工作上的朋友,雖然各自都有明確的立場,但也很愛調侃不一樣的意見。
TRD:許多設計師會因為政治議題比較容易被貼上特定的意識形態標籤,而避免去做相關的設計案,想請問你當初有沒有顧慮過這點?
盧翊軒:標籤是必然的,我做的任何選擇和行為都代表真實的我,如果為了不被貼標籤而選擇避免某些工作,對我來說那會限制我表達自己,也就違背我做的設計了,我認為創作本身就不太可能去中心化。老實說,我在選擇工作時就簡單兩個考量,第一個就是「錢」,第二個就是「成就感」,承接這個工作時我完全沒想過標籤的問題。
TRD:那個成就感的來源是什麼?是因為這件事情具有社會意義的嗎?
盧翊軒:嗯⋯⋯我以前會覺得有社會意義,現在不會。在三一八學運後,有段時間看起來好像公民覺醒了,還會看到:「這一票要聽孩子的。」這種充滿希望的 slogan,以為一覺醒來世界不一樣了,但好像也沒有。雖然我在做競選文宣,但我現在對社會相對冷漠一點,這也可能是不害怕被貼標籤的原因之一吧,因為我自己知道很多表面上看到的其實都是假的,當你深入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,就會知道,別人看到的跟你在做的東西其實是不一樣的。真的要說成就感的話,比較像是完成了一個過去不曾有的工作挑戰吧。
TRD:這個看到的和在做的東西不一樣,指的是⋯⋯?
盧翊軒:以亮君這個案例來說,她今天要選中山/大同區的市議員,就要分析選區的人口結構,來評估哪些宣傳是比較有效益的。比如說,中山大同區的選舉,空戰的效益相對就比較低,有些議題在社群媒體上吵得很激烈,但對這個選區的選民來說,他們不一定聽得到,因為他們是靠傳統的社交組織來聯繫的「一大群人」,所以你更不應該把資源投注在社群媒體上,而結果最後就會拉回到傳統選戰。我作為一個年輕人,會覺得這就是在花錢選舉,會認為我在做的事情,多少違背自己原本對選舉的想像。但是實際上,如果要達成你的目的,這些必要之惡還是不得不妥協。
TRD:除了這以外,設計風格上是不是也需要妥協?你過往的設計風格都是比較抽象的,但競選設計可能需要比較具體、清楚的設計。
盧翊軒:我大部分還是維持選舉文宣必要的視覺元素:名字要大、臉要大、數字要大這幾個基本需求。從頭說起,時代力量在成立初期,就已經建立了一套非常完整且優秀的識別系統;有趣的是市議員選舉比較分散、游擊一點,所以各團隊找了各自配合的設計師來做,雖然比較靈活,但需要以這個系統為基礎去延伸的時候,就很有趣了,因為各團隊要符合這個系統又要做出亮點時,就得從中做一些變化。我自己一開始其實還是想要搞怪,會覺得為什麼競選文宣不能做點不一樣的東西。
根據規定(編按:《臺北市競選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》第二及第五條),競選廣告物有一個「三點不露」原則,在選舉日的兩個月前,競選廣告不能露出「三點」,意思是「照片、號次、圖像、競選項目或活動名稱、標語」這五點之中最多只能選擇兩點。比如說出現「林亮君」和「林亮君的照片」,這就是合法的文宣,但如果再加了「請投我一票」,「請投我一票」就構成標語,這樣三點露出就會違反規定。下一次選舉大家可以仔細觀察,很多候選人的看板其實不一定有照規矩來。我們沒有什麼資源,可以宣傳的地方也很少,一有機會張貼,都不希望因為違規而被拆下來,所以我們嚴格遵守這個規範,這可能也是我們這種小格局才會遇到的問題吧(笑)。對設計師來說,這同時是限制也是可以發揮的地方,只有名字跟臉可以放的時候,還有什麼方法去讓你的設計出眾。而同時,在了解這些事情後,我就沒有打算讓我的個人意識在這次的設計裡面太多,它要發揮效益才是最大的成功。
後來我選擇把亮君名字裡的「亮」字拿出來使用,既不是標語也難明確地說是圖像,你可以在亮君的看板或文宣裡面看到大量的「重複」,重複同一點既不會違反規定也可以產生畫面的張力,這也是設計中常用的手法——反覆、連續。在號碼出來之前,我的任務就是要有策略地洗腦大家記住「亮」這個字。選舉的設計其實就是在規範中去找出可以突破的缺口。
TRD:這次競選設計不只要客戶喜歡,還要考量大眾喜不喜歡,和許多案件有所不同。想請教一下是怎麼和團隊溝通的?
盧翊軒:我覺得反而更單純,接收到的指令比較明確。我平常在做案子的時候,如果提了一個視覺後,雙方沒有共識,我就會砍掉重來。我不喜歡用修改拼裝的方式去完成一個設計,因為我覺得我提出來的東西完整度都很高,我寧願重新做,也不希望它變成是一個雙方妥協的結果。
但在做亮君的東西時,因為很明確,相對是簡單的,比如說我做一個外牆的廣告,這個宣傳點可能是針對雙向的來車,那雙向來車都是快速行駛過、能留意的時間不多,團隊就會希望再直覺一點,這對我來說就是很明確的指令。
過去的經驗告訴我,雖然團隊規模只有幾個人,但這種需要滿足功能性的設計工作絕對不要直接對決策者,一定要有個 PM 負責整理團隊的意見,或是轉換我的語言給決策者。這部分我在加入這個團隊時,就有先說好我不直接對亮君,這之間的協調者真的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,長時間合作下來就很輕鬆。
TRD:你覺得設計師在社會中扮演怎麼樣的角色?舉例來說,我們可能會說醫生是讓社會大眾活得更健康,你覺得像你這樣比較前衛的設計風格,會不會帶給社會大眾一些刺激?
盧翊軒:其實我不覺得我做的東西很前衛。我自己做設計的時候,我有很多參考的對象,但不一定是平面設計作品,有可能是時裝、建築,或是音樂。我在做的設計,國外有一堆人在做,我也沒做得比較好。不同理想的設計師會在社會中扮演不同的角色,但也可以什麼都不是。
TRD:但如果跟台灣街上看到的大部分設計相比,應該算是比較前衛的?
盧翊軒:我其實沒有在跟別人比較,你的問題應該是跟別人放在一起比較的時候,才會成立,但我在做的時候,並沒有這樣想。
TRD:我想要問的是,台灣這幾年整體的美感有很大的進步,社會大眾對設計的討論也更多了。你會不會覺得設計師是讓社會的美感認知更往前進的角色?
盧翊軒:我自己反而覺得有點過度蓬勃發展。我這樣會不會太悲觀啊(笑)。這幾年設計很蓬勃發展,變成是一門顯學,參與的人也很多,但我自己看到的是——雖然大家都是模仿過來的,我自己也是——但很難避免在形式上面打滾;就像你剛剛問我的問題,也是停留在 surface 的討論。如果你的設計探討停留在長相或是它的理論,這東西就很可能變得跟別人一樣。再回到你的問題上,我認為「社會的美感認知」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生活或文化的質量,不然形式上的美會很空虛。
TRD:在面對客戶的時候,他們看到的東西可能就只有設計的形式長相,當他們看到的東西是比較陌生、抽象的形式,可能就比較不會買單。當你在提案的時候,你會怎麼跟客戶介紹你做出來的東西?還是你覺得不用介紹、就是用感受的?
盧翊軒:我通常都會跟他們解釋⋯⋯我會解釋,但我都會裝逼(笑)。 我會盡量在 30 個字內說完,如果 30 個字說完也沒辦法讓他們理解或感動的話,我自己覺得它可能就不一定是個好作品,可以的話,我其實一個字都不想說,但如果真的要妥協、要去讓對方知道我的想法的話,差不多 30 字。
TRD:但裝逼不是說得洋洋灑灑嗎?
盧翊軒:裝逼是一個字都不講。老實說我接的案子大部分都是朋友的案子。不管是音樂、出版或是政治,我相信我們應該要有一個默契在,如果我提出這個設計還需要寫長篇大論來解釋這是什麼意思,我覺得那個關係會比較像是上對下的關係,但我希望跟我的合作夥伴是平行的。
TRD:你覺得好的設計在競選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就是說為什麼競選團隊不是隨便找一個工讀生來排版就好,而是要找有經驗的設計師來協助?
盧翊軒:其實我覺得隨便找一個設計師就可以了。
TRD:可以和我們說一下你是怎麼思考的。
嗯⋯⋯我覺得這個東西誰來做都可以,如果你的目的是為了讓這個人當選,那成敗還是在這個人身上。我覺得之所以亮君可以在中山/大同區得到意外的高票,最主要還是亮君本身有很好的條件;她就像那種國小的時候站在台上就超級會講話的班長,頭腦清晰,也非常有長輩緣,也有很充足的政治嗅覺。
回到設計在這之中扮演什麼角色,我的工作就是讓這個人被大家看到而已。讓大家看到有很多方法,我只是在有限制的條件之中,把她的優點最大化。其實這也是一門學問,也許好的設計師會做的比較好,但就競選中扮演的重要性來說,前面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。

宣傳海報

值星帶
關東旗
TRD:想請你就一個比較年輕設計師的身份,談一下你對台灣的設計產業有什麼期望。
盧翊軒:設計產業有侷限哪種設計嗎?
TRD:也不一定。可能像 justfont 會說希望大家更重視字體的使用。
盧翊軒:以平面設計領域來說,我蠻滿意現在的情況,真的看過國外的相同產業後,會發現台灣的設計產業超級進步,不管是學生還是資源,那種自發性地投入,是在其他先進國家很少見的。
如果真的要說什麼期望,我覺得設計系的學生要少看 behance、pintrest 這種平台。我覺得這種被動式、靠演算法來接受資訊的餵養,會限制養成一個設計師的想像,我自己非常排斥這件事情。也有點像是標籤吧,你去按了哪些東西喜歡,它就根據你喜歡的東西,餵給你相似的內容,這間接也造就現在市場的東西都長得很像。這個建議的背後,我覺得要回到獨立思考的訓練上,如果喜歡創作或者是想要學習設計,應該更懷疑別人、懷疑自己,要更用力搜集資料,那些東西不一定會在作品集的網站上面,有可能在雜誌、時裝的走秀舞台上、有可能在建築物上。如果想要做出自己的東西,要看越少別人的作品越好。
TRD:這個看越少作品越好,是指平常,還是在面對一個設計案的時候?
盧翊軒:是在做設計案的時候。我在跟我很重視的合作對象溝通的時候,我會認為用 reference 來溝通是種不敬。因為今天我很認真要做一個案子,我就不會希望這東西有別人的影子,基於這個想法,我不會拿別人的東西來跟你討論;我會把我內化過的東西拿出來。我有一個寫 concept book 的習慣,把平常想到有的沒的 Idea 條列進去,不管是材質上、結構上、圖像上或是動態上的想法,想到就會把它列上去。當我遇到很重視的案子時,我就會打開我的 concept book,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用。
TRD:實務上會不會碰到業主跟你說,他想要做某個風格的東西?你是怎麼思考業主在設計上有多少的話語權?
盧翊軒:一開始也會試著找到平衡,不過我認為在做設計工作時絕對要堅守自己的底線,要設一個停損點,我可以做了一個提案客戶不喜歡,再提一個新的,不喜歡再提第三個⋯⋯到了我的停損點,就會考慮是否要繼續合作下去。
檯面上你可以 follow 到的設計師,都可以觀察到他們作品都有一定程度的堅持,不然就不會被你看到、變成只是一般的設計師。我不會業主說什麼就全盤接受,設計師有設計師觀看的角度,沒有經過消化就照著做雖然相對簡單卻不負責任,我認為當意見分歧時,更是設計師負責拿出專業的時候,當你綜合評估後選擇了最適當的解決辦法,就更應該堅持自己的決定,我認為這無關話語權,而是你是否全力以赴地把事情做好而已。
還有我認為非常重要的,就是跟你喜歡的人混吧,跟頻率相同的人在一起,就不怕因為工作的流程讓你的才華打折,也就不容易遇到你所問的問題。臭味相投的話就沒什麼外力可以阻止你發揮才能了;不管是朋友圈還是工作領域,比如說你喜歡科技業就去科技業,喜歡出版業就去出版業,像我自己是很喜歡音樂。
盧翊軒

1992 年生,平面設計師,以「見本生物」之名發表作品。

見本生物

台北神秘設計組織。創作風格與手法不設限,主要服務音樂、藝文與出版領域志同道合的夥伴。

More

專訪第 53 屆金鐘獎設計團隊趙安玲、魏子菁「我們想藉這次金鐘,讓女性的力量被看見,說一個大膽而細膩的故事。」
今年金鐘獎以電視校正訊號 Color Bar 為核心,22 組創作者為本屆金鐘帶來年輕而繽紛,且不同於過往金色為主的素雅視覺。特別的是,這次的視覺團隊全是由年輕的女性藝術創作者所組成,有別於過往大型典禮的主導人都是以男性為主,讓向來習於隱藏在幕後的女性工作者走到幕前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第 55 屆金馬獎視覺總監方序中「台灣有太多目的性明確的視覺,但少了讓人想留下來的浪漫。」
繼金馬 54 後,方序中又再次擔任金馬 55 的視覺總監;擅長用視覺說故事的他,這次不僅為金馬打造與主題「配角」十分契合的視覺,更盡可能地為典禮的每一個細節把關,讓整個典禮更渾然一體、提升到更高的層次。過去方序中也為金鐘與金曲典禮操刀過,這一次,就讓 Taiwan ReDesign 直擊這位三金典禮的設計師,並請他分享如何說出一個好的視覺故事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 2018 國慶視覺統籌葉忠宜「為大眾服務的設計,是幫社會的未來設想更多」
2018 國慶主視覺從媒體大眾一片譁然,到最後「逆轉」成為大家口中的「最美的國慶主視覺」,TRD 邀請到這次的視覺統籌—葉忠宜,與他面對面挖掘這次國慶主視覺幕後的巧思與意外,同時也從中探討:設計師要如何與社會大眾溝通並做出創新的設計?我們該如何去定義台灣的設計語彙?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柯文哲競選設計團隊總監王宗欣「好的設計不會說謊,而是將優點給放大。」
2018 年大選中出現許多不同過往的競選設計,其中追逐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,以一向公開透明的精神釋出了選識別系統設計,以大寫 K 與對話框的意象,展現「Keep it possibile. Keep it real. 」的開放對話與務實執行的精神。這一次,Taiwan ReDesign 將訪問這套競選設計背後的設計團隊負責人王宗欣,與我們談談好的設計如何影響競選文化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文總副秘書長張鐵志「我們希望用具有搖滾精神的視覺,去理解與詮釋當代的台灣文化。」
中華文化總會自 2017 年 3 月由新任會長與團隊上任後,便展開了一系列以當代台灣文化為題的活動展演、影音訪問與刊物出版。過去台灣的當代文化少被系統化地討論,也有許多小眾的文化題材少有機會被大眾看見,所以文總希望透過創意與設計,來詮釋當代的台灣文化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第 29 屆金曲獎主視覺設計師顏伯駿「創意溝通,是連結社會與專業的重要樞紐。」
第 29 屆金曲獎同樣由在唱片設計有著豐富經驗的顏伯駿操刀,以拼貼的視覺手法,呈現音樂的面貌並非單一、而是多元齊放的,點出本屆主題「未來ing—眾聲宣言」。在這一次 Taiwan ReDesign 訪問中,顏伯駿不只分享了這個視覺背後的考量,也深入地為我們剖析台灣唱片產業的變化,如何反映在唱片專幀設計的趨勢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唐聖捷競選團隊設計師黃梵真「所有的看見問題與大膽嘗試,都可以成為下一個促成改變的重要關鍵。」
2018 年各縣市的選舉都出現了許多政治素人,他們不只在理念與政見有著新氣象,更使競選文宣的面貌有了不一樣的可能。這次 TRD 訪問到唐聖捷競選團隊設計師黃梵真,請他與我們分享,他是怎麼在視覺上兼顧年輕人與長輩們的喜好,同時也細探設計與政治性、公共性與生活之間的關聯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蘇貞昌競選設計團隊創意總監蘇巧純「競選設計是為了要與民眾有更進一步的溝通」
自蘇貞昌投入選戰後,每次設計的曝光都讓人為之一亮,從實體的背殺照、親子園遊會,到網路文宣的電火球背板宣傳、長輩圖等。在這些創意產出中,蘇巧純認為最主要靠的就是設計團隊之間的互信關係。除此之外選舉設計的視覺溝通到底又有哪些鋩鋩角角(mê-mê-kak-kak)要注意的?
2018 台灣設計事件統整
____________________
專訪身分證人氣獎得主「嶼民在地」作者林昊翰「再設計是讓社會大眾透過討論,得到一個更合理的答案。」
自 2016 年高鐵票券被設計師重新設計後,許多公眾性的物件也紛紛被討論被再設計的可能。2018 年內政部主辦、TRD 協辦的「身分證再設計」計畫,吸引了許多設計工作者投稿,也引起了許多人對「什麼元素才能夠代表台灣?」的熱烈討論。這次我們邀請到身分證再設計計畫的人氣獎得主,請他與我們分享他設計過程中所做的思考,以及對台灣設計元素的詮釋。
2018 台灣設計事件整理
____________________
Back to Top